当前位置:主页 > 贸易新闻 >

国内在线票务平台正在向影视宣发业务延伸

  今年3月份,腾讯以33.17亿元的总价接盘新丽传媒27%股权,此番交易腾讯几乎是以二级市场的价格,买下了光线手中所有的股权。业内猜测,腾讯将会利用新丽传媒的影视内容制作能力补足自身的短板,强化影业和视频板块的实力。
 
  在此次新文创生态大会上,腾讯影业公布的电影剧集片单中,《庆余年》则是新丽传媒着力打造的头部内容,可见双方在内容制作上实现了一定的资源互换。腾讯文娱板块囊括腾讯影业、企鹅影视等影视制作公司,还有处于第一梯队的腾讯视频,而近来也频频投资耀客、柠萌影视等新兴的头部影视公司。在程武看来,围绕着IP的塑造,行业的协作、产业的逻辑和整个商业生态都有了非常大的改变。这也意味着,腾讯将会进一步完善它的娱乐生态,补足互动娱乐事业群的短板。
 
  工信部最新泛娱乐的白皮书显示,以IP为核心,游戏、动漫、影视、文学、电竞和视频等多元数字内容共融共生快速发展。在上述几大领域上,腾讯集团均有布局,而目前影视发行这一环还处于薄弱的状态。腾讯公布成立子公司以切入发行业务的大基调是,腾讯集团从“泛娱乐”向“新文创”的战略转变。
 
  “(新文创之下)我们会更系统地关注IP文化价值构建,同时考虑IP的产业价值和文化价值;其次,塑造IP的方式升级。”程武在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说道,做文化不是孤立和封闭的事业,只有把各种协作主体文化资源以及创意方式最为广泛地连接在一起,才能实现更为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。
 
  腾影发行的成立正值2018年贺岁档如火如荼上映之时,从电影出品发行方看来,除了传统的影视发行公司,票务平台猫眼和淘票票也分得一杯羹。热闹的电影投资发行,是否刺激到腾讯插足发行业务不得而知,不过腾讯影业迫不及待快速成长的决心显而易见。
 
  不过,相比于其他影视巨头通过对赌协议、战略入股等深度绑定知名导演的方式不同的是,腾讯影业采取的是开放式的“签约编剧计划”,从名单上看来编剧团队主要为年轻导演,资源上稍显薄弱。
 
  在此次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,成立仅两年多的腾讯影业一口气公布了诸多战略:成立合资子公司腾影发行;与柴智屏的萌样影视、TMP、Skydance Media分别达成战略合作;联手古龙长子郑小龙共同启动古龙作品十年全系列、全版权战略合作;宣布打造“签约编剧计划”。
 
  腾讯影业的内部架构也被曝光:创新业务、宣发业务、IP授权打造业务、IP授权衍生业务组成四大板块,其中腾影发行归属于腾讯影业宣发部之下。
 
  工商资料显示,腾影发行全名为霍尔果斯腾影影视发行有限公司,成立于2017年12月,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人民币,经营范围涵盖电影发行、设计、制作和发行广告;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,唯一股东为上海腾讯影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 
  猫眼微影合并之后,去年11月腾讯以10 亿元增资猫眼微影,合计持股比例约为11.55%,为新公司第三大股东,前两大股东分别为光线传媒和微影时代,新公司整体估值超过200亿元。腾讯和美团则为猫眼微影提供包括微信、QQ、美团、大众点评和格瓦拉等流量入口。
 
  联讯证券研究报告对此指出,腾讯虽贵为中国互联网娱乐的重要内容提供方,然而影视内容部分布局仍有待深入。从猫眼微影合并后的股权结构来看,光线的内容制作发行+猫眼微影互联网票务渠道+腾讯移动互联网流量入口可以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。
 
  如今,猫眼微影将触角伸向宣发端,腾讯另起炉灶布局内容和发行,光线传媒也在公司二股东阿里和合作伙伴腾讯之间摇摆不定,三方各有打算。新成立的腾影发行是否会与猫眼抢食发行业务?
 
  “和猫眼,我们觉得更多的是合作,因为猫眼的缘起是互联网票务平台,我们不会再去做票务,我们希望能跟猫眼和淘票票展开充分的合作。而且猫眼是依托于票务平台进入上下游,它也会有自己的系统性布局。而腾影发行更多的是专注于依托腾讯影业和腾讯整个内容生态,包括与动漫、文学、游戏结合起来,把影视作品的发行和宣传做得更好,而且在线下我们有更多的布局。”程武接受包括时代周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说道。
 
  一位光线传媒独立董事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“如今宣发业务成为了票务平台的核心竞争力。腾讯和猫眼可以合作,猫眼是综合平台,对电影宣发的作用大,腾讯也是猫眼的股东。猫眼可以补充腾讯,腾讯不一定补充猫眼。腾讯的目标主要是自己系统服务,对外估计就自己做了。”
 
  “腾讯成立发行公司,主要还是补全产业链条的考量。”信达证券文化传媒行业首席研究员温世君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对于电影板块而言,腾讯必须有自己主控的发行团队才能真正打通内容和市场,这是任何一家有企图心的电影企业的必然选择。电影发行工作一方面琐碎复杂;另一方需要协调对接大量资源,腾讯如果没有自己的主控发行团队,不可避免会不能完全施展开拳脚。
 
  据腾讯方面透露,《头号玩家》是腾影发行公司尝试的第一个项目,目前这部影片在中国区突破了13亿元的票房,接下来将会面向行业连接制片端和放映端。
 
  “腾影发行公司已搭建全国性发行地面网络矩阵,截至目前可以覆盖中国85%的票房份额的地区,既可以服务于腾讯影业自身影片,也可以为其他行业合作伙伴优秀影片提供发行服务。”程武在发布会上说道。
 
  这无疑等同于向猫眼、淘票票的发行业务宣战。在目前国内的影视圈里,参与发行的大多数为传统的影视企业,而随着票务平台凝聚线上用户的能力增强,改变用户消费习惯的同时,自身也从纯票务平台向宣发端上下游渗透,猫眼和淘票票的对外口径也变为了“国内重要的电影宣发公司”。
 
  曾经猫眼、微影和淘票票一度在票务领域三分天下,随着去年微影将电影票务、演出业务及相关资产注入猫眼,组建新公司“猫眼微影”,三足鼎立的态势变为两强争霸。
 
  泛娱乐内部各业态之间深度融通、泛娱乐产业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成为了行业发展趋势。工信部最新泛娱乐的白皮书显示,2017年中国泛娱乐核心产业产值约为5484亿元,同比增长32%,预计占数字经济的比重将会超过1/5,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支柱和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。
 
  泛娱乐产业潜在的增长空间,也引得无数娱乐巨头竞折腰。日前,阿里影业发布了盈利警告,预期集团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15个月期间,将录得净亏损介乎人民币16亿-17亿元,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十二个月年度亏损为人民币9.5亿元。这意味着在今年以来短短3个月的贺岁档和春节档期间,淘票票的市场推广费用高达6亿多元。
 
  阿里影业解释,这主要源于加大推广力度增加淘票票的市场份额,以强化其市场领先地位,鉴于目前的竞争格局,此类票务推广会随着行业动态而不时进行调整。可见,阿里影业对于淘票票的投入决心不减。
 
  在业务布局上,阿里影业与腾讯影业的正面竞争升级。4月19日,淘票票宣布启动灯塔计划,战略布局阿里影业未来三年发展,完成行业宣发智能化的进化之路,以用户为中心实现全流程触达。紧接着,4月20日优酷春集对外发布了即将在今年上档的百部剧综新品。
 
  而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,腾影发行也将在腾讯影业的范围下,依托于腾讯的互联网科技和内容平台,借助互联网的宣发平台和移动互联网工具,探索新的创意模式和发行模式,包括互联网H5宣发、互联网预购等等。
 
  同样具备互联网基因的腾讯和阿里,双方不可避免地将在影视发行上正面交火。而另一边,今年以来传出了猫眼正计划IPO的消息。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去年6月曾公开表示,目前猫眼电影也有独立上市的计划。2018 年1 月,彭博援引知情人士透露,猫眼微影正计划在香港进行IPO。不过,盈利问题一直困扰着猫眼微影,此前光线传媒和猫眼微影公布的财务数据打架也曾引起媒体关注。